您的位置:统战故事 > 肝胆相照

肝胆相照

来源: 统战新语 发布时间:2018-01-23

  

1951年4月22日,习仲勋(前左)率领西北军政代表热烈欢迎途经西安赴北京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坚赞(前右)

  1951年4月习仲勋第一次见到第十世班禅。当时,班禅应中央人民政府的邀请,率领堪布会议厅官员到北京参加和平解放西藏的协商,路过西安时,受到时任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迎接,班禅的爱国热诚和坦率豪爽的性格,给习仲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1951年12月,第十世班禅自青海西宁返回西藏前夕,习仲勋受中央委托,代表毛泽东、中央人民政府专程赴西宁为班禅送行,并与班禅进行了亲切交谈。习仲勋嘱咐班禅,回西藏后不要急,要照顾全局,首先要做好藏族内部的团结。自1954年起,习仲勋受中央委托,一直负责同班禅的联系,两人关系越来越密切,他对班禅以心换心、坦诚相见,经常对班禅说,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,为了国家的统一和团结,我们两个人什么话都可以说,我有错误你批评,你有错误我批评,实事求是嘛!班禅也将其引为知己、无话不说。

  1962年,第十世班禅在藏区调研后写了一份《关于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群众的疾苦和对今后工作的建议》(又称《七万言书》)呈送国务院,系统地提出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工作的批评和建议。习仲勋受周恩来委托与班禅谈话,既充分肯定他敢于向党直言不讳地提意见的可贵精神,又严肃指出文中错误和不足,同时劝他不要动气、不要说气话。班禅表示今后要注意。但后来因“左”的影响,两人都因此受到了批判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两人彻底平反,老友重逢,感慨万端。班禅对习仲勋说,因为我的《七万言书》,把你连累了,真对不起。习仲勋说,这不是谁连累谁的问题,我们都受到了锻炼和考验,增长了见识,党对你是了解的。

  1980年底,习仲勋从广东回到中央后又分管统战工作,接触机会更多了,他们的友谊更加牢固,坦诚相见的习惯也一如既往。每当第十世班禅视察、出国和进行其他重大活动时,习仲勋总是劝告他:一要注意身体、安全;二遇事要冷静、不要动气。班禅每次外出回来后,也总是找习仲勋谈谈心。对班禅的每一次成功习仲勋都由衷地感动高兴,毫不含糊地给予支持。当然对班禅还不足的地方,习仲勋也是毫不客气地指出来,班禅认为习仲勋说的不对时也同习仲勋争辩,或表示保留自己的意见。1985年,班禅对河南省把少林寺交给嵩山管理局一事提出了强烈批评,并要“就这件事闹到底,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撒手”。习仲勋见了这份材料,立即指出:“抓政策落实,精神可嘉,但不要火气太大”,“少林寺由僧尼管理为宜”,最后这件事得到妥善解决。

  出门要告别,回来要谈心,成为习仲勋与第十世班禅40年合作共事的一个老习惯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。1989年班禅因心脏病突发、英年早逝的消息传来后,习仲勋十分震惊,万分悲痛,在《人民日报》著文深切悼念。

 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坚赞(1938—1989),生于青海省循化县,俗名官保慈丹。1943年经班禅堪布会议厅寻访,认定为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·曲吉尼玛的转世灵童,被迎请到青海塔尔寺供养。1949年经国民政府批准,正式继任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。

 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当天,他致电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,表示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。1951年5月《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》(“十七条协议”)签订后立即发表声明,表示坚决拥护。1952年6月回到历世班禅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。

  1959年3月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公然背叛“十七条协议”发动武装叛乱时,致电西藏工委和军区,谴责分裂主义分子的叛国叛乱罪行。3月28日,周恩来总理发布命令,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,责成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,任命第十世班禅为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。第十世班禅当即致电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,坚决拥护国务院的决定。在主持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工作期间,通过了一系列有关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的方针、政策,为西藏社会的根本变革和人民翻身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恢复领导职务,重新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为维护祖国统一,加强民族团结而奔走呼吁。为促进党的民族、宗教、统战政策的落实,探索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寺庙管理,起到了巨大的、不可替代的作用。